向日葵与太阳与风

APH/露中;小英雄/胜出。
●爱好苏露中~
●爱好露中生子~
●口味很多~
●不接受设定上个人喜好的撕逼
●总的来说只要是露中都是我的菜!

【露中/立白】生与死的婚约 09

两夫夫都苏炸天让人想舔

熊与猫熊:

我男神真有担当,善良但不软弱。(痴汉脸)


Chrno:






  1. 馒头和滚滚说想看将军露祭司耀了,所以推一下剧情。




  2. 露中男男生子避雷注意。




  3. 耀耀孕吐,待产;伊万断网,掉线。




  4. 然而就算伊万掉线,我也要秀露中的恩爱!!!




  5. 本文架空,请自动将时间轴拨回至公元前。




  6. 文化乱七八糟,怎么苏怎么来,怎么甜怎么来。




  7. 老规矩,爽文。爽的是作者我,但不一定爽到读者你。








 






  





  • 【【【同人本宣传事项】】】




  • 露中同人本《漫步》《LMI》终于进入最后一个月的预售期啦!!!




  • 有意向购入的同好请尽快啦!!!(←点本名进淘宝连接)




  • 谢谢大家支持!!!














==========








当先前为他们通传的男祭再次走下长阶,一步步靠近过来的时候,小彼得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他因而克制不住地想要转身逃跑,却又因为男祭似是无意的一瞥,而中途僵住了身子,愣愣地站定在了原地——他是被侍神者身上,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冷漠所震慑住了。小彼得知道自己作为奴隶,他本不能,也不该停留在这般圣洁的地方。一切皆是因为主人的命令。仁慈的主人要他站在这里,看好这只将要进献给神明的熊崽……小彼得战战兢兢地蹲坐下去,将那只在地上翻滚玩耍的熊仔搂进怀里,眼睛却躲闪般垂了下去,低低停留在了男祭长袍的下摆上。




 




“主祭大人请见。”




 




祭司清亮的声音自小彼得的头顶上方传来,吓得小彼得的肩膀不由得一颤。他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回绝侍神者的好意,却又猛然想起自己卑微的身份,便飞快地死咬住嘴唇,恪守着阶级的界限。却不想那祭司竟忽而弯下腰来,将一块白色的纱布递到了小彼得的眼前。




 




“主祭大人请见。请你擦拭干净自己双脚之后,随我赤足进殿吧。”




“可是……我的主人还没有回来……”




“这是来自主祭大人的请见。”男祭又一次重复了相同的话语,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向小彼得解释事由的意愿,“请跟我来吧。”




 




最后两个字,男祭近乎是以下命令般的口吻说出来的。无奈之下,小彼得也只好接过纱布,以双脚交替独立的滑稽动作,将自己的足底仔仔细细擦拭干净。之后又拦腰抱起嗷嗷乱叫的小熊,帮助男祭小心拭净那四只鹅卵石般黑亮的熊掌。待一切准备做毕之后,小彼得这才深低着头颅,颤颤巍巍地跟在男祭身后,向着长阶尽头的神庙走去。期间,小彼得曾数次偷偷回头,望向主人消失的方向。可茂密的树冠截断了他的视线。直至小彼得牵着熊崽,站在了神庙门前,他都没能等回自己的主人。年幼的孩子因此感到一种被孤立与被威慑的恐惧。而自神庙深处传来的、那浓郁的芬香,也使本来活泼的熊崽变得烦躁不已。在庙门前的平台上,它伸出爪子,不停地拍擦着自己的鼻头,同时垂下脑袋,使劲用自己的前额拱着冰冷的大理石地面,任凭小彼得怎么努力,也死活不愿意进入神庙之中,吓得小彼得的双颊一阵煞白。而就在这时,原本陪同他的男祭却突然向一边小步退了出去。小彼得赶忙抬起头来,却见一名乌发垂地的祭司,已经微笑着来到了他的眼前。




 




“它既然不愿意进去,那我们就让它呆在这里吧。”




“可是,主祭大人传话说要见它的……”小彼得牙齿打颤,说话的嗓音里更是已经带上了哭腔。




“晚一会儿也没事的。”黑发的祭司靠近过来,顺手摸了摸小彼得的发顶,“罗利纳提斯副将呢?”




“主人他……”




 




回话刚说了一个开头,小彼得就蓦然失了控一般,没理由地红了眼眶。半晌过后,因缺乏油润而破了皮的鼻尖下方,更是如上了岸的河蟹那样,接连冒出一个个滚圆的鼻涕泡泡。小彼得赶忙转过身去,用手背在自己脸上一阵胡乱抹擦。他又羞又恼,明白自己在侍神的祭司面前失了礼节,也丢了主人的脸。可不知怎么的,他的眼泪就是如断了线一般,怎么也停不下来。而他身边原本烦躁不安的熊崽,竟也莫名呜呜叫唤着,用后肢直立起身来,扒住了小彼得的腿弯。




 




“主祭大人。”




 




蓦然,一片深色的阴影投罩在了小彼得身上。小彼得一边继续抽泣着,一边大力揉着自己的眼角——这下完蛋了!一切都完了!从来者的声音和说话上判断,小彼得就明白自己闯下大祸了。




 




“罗利纳提斯副将,你来得正好。”王耀将双手相叠在身前,深色的眼睛里除了淡淡的笑意,更多的则是掩藏不住的委屈,“我正不知道该对这孩子怎么办才好。”




“请主祭大人宽恕吧,这个童奴平时是不会这样的。”托里斯略有为难地说,“可能……他是舍不得这只小熊崽吧。”




“实在舍不得的话,留着也无妨的。”




“这可万万不可。将军大人亲口吩咐过,要将这只小熊崽进献给战神庙。”




“我知道的。”王耀微微颔首,看向了背身而立的小彼得,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


“他叫彼得。”托里斯将自己宽大的手掌放在孩子的肩膀上用力压了压,“是来自西兰的童奴。”




“那就先让他陪着这只小熊崽,在这里多玩耍一会儿吧。”王耀半䀹着双眼,望着长阶底部那拾级而上的少女,向着托里斯重重叹了口气说,“你随我进来吧。”




 




在主祭王耀的引领下,托里斯得以被准许进入正殿参拜战神像。美颊的辅祭涅蒂丝不知何时已手捧盛有名贵香料的银盘,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两人身旁。她单膝跪地,又双臂高抬,将那盘中献神的美物恭敬地呈到了主祭的面前。王耀与托里斯两人先后以手拂过银盘,拾抓起尽可能多的香料,将其抛撒入火盆之中。只听一声沙沙的细响,那永生不灭的火光便骤然亮了起来,伴随着劈啪作响的火花,吐出一团团灰蓝色的烟煴。待那浓烈的香气升腾至最高处,涅蒂丝便重新站了起来,谦卑地半躬着身子,倒退着向内殿走去。与此同时,那些自始至终静默站立在神像旁的祭司们,也都低低吟唱起了祝福的歌语。仪式举行到这里,年轻的副将心里,也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。可当他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火光中抽离出来,重新投放在主祭身上的时候,却发现身边人的脸色,白得已是近乎离奇。




 




“主祭大人,您这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


“我没事……”王耀紧锁着眉头,像是有意躲避焚香一般,稍稍向一旁侧过脸去,“过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


“但是……”




“你还有什么事,要向战神请告吗?”




“事实上,我有一件事,想请求于您。”




“我?”王耀的脸重又转了回来。




“是的。”托里斯肯定地说,“如果可以的话,这件事,我想对您单独说。”




“……那你随我来吧。”




 




两人在雾蒙蒙的焚烟里长久凝视着彼此,似乎双方都有坚持己见的理由。终于,或许是出于身为祭司的慈悲与怜悯,王耀终究还是做出了让步。他颇为疲累般吁出一口长气,却不同于平日里对待伊万那样,将人领向私密的内殿,反倒是大步走开,将托里斯带到偏殿外一处看得见森林的平台上。两人心里都清楚,这三面环景的空旷之处,比起有涅蒂丝等祭司侍候的内殿,反而更适合谈话。




 




“你说吧。这里不会有人听见。”行至殿外,王耀的脸色才终于有了些许的好转,渐渐泛起了暖色的红润。




“那我就长话短说了。”托里斯急忙向前一步,恳求说,“请主祭大人放三神庙的女主祭离开这里吧!”




“这是不可能的——”




“可她是被她的国家和人民背弃了!”托里斯无不痛心地说道。双手则习惯性地按在了平日里佩了长剑的腰侧,“她的国家不战而败,靠着出卖三神的信仰与侍神的祭司,靠着出卖她的美貌与姿色,这才博得了一条见不得人的生路!至于她……我是说三神庙的女主祭。事到如今,只有她一个人还坚信着,她的国民终有一天会来将她夺回去。就像……布拉金斯基将军从祭台上夺回您一样。”




“……我没办法去责备伊万。”王耀沉下脸来,语气凝重地说,“就在不久之前,他才刚在我面前坦白了自己的软弱。他完全明白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,才将娜塔莉娅带到了这里……”




“我知道,将军大人这么做,完全是为了您……他想让您自由——”




“我很自由。”王耀的嘴角扬起一丝苦笑,“可惜伊万的心太小了。小到弑亲的仇恨便能占满他全部的心智,也小到……他甚至无法理解我与他同在时,便是获得了自由。”




“可是三神庙的女主祭却因此不得自由!”托里斯一个冲动,竟然向着王耀吼了出来,随后又身子一僵,匍匐着跪倒在了地上,“那时候,她信奉着三神,毅然决然走向我们的样子,和您一样高贵而美丽。我不想她永远活在背叛与谎言之中……她侍奉的神与人民都已抛弃了她……”




“托里斯。我完全知道你想请求什么,也知道你为什么而求。那一点点弥足珍贵,却又见不得人的私心,事到如今,我又比谁都要理解。可是,我不能用伊万不愿让我知道的事情去对他发难。因为他此生唯独的懦弱和卑鄙,都是为了能够得到我的爱护。所以如若我因此责怪他的作为,就等同于否定了他对我的爱。这样残忍的事情,我不忍心看着伊万去承担,我也无法像三神那样,赐予娜塔莉娅真正的自由。因为她想要的,从来就不是什么所谓的自由。三神庙的女主祭,她真正想要的是——”




“主祭大人——!”




 




王耀的话尚未说完,忽而听见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与喧哗。谈话的两人同时面色一愣,向着殿内的方向扭过头去。只见神庙内人影绰绰,似有什么惊恐的骇人之物窜入了殿内,撕破了终日不散的雾帐。王耀的眉头当即竖了起来。他不再与托里斯多言一二,而是快步向着殿内走去。托里斯见状,也只好急忙跟了上去。




 




“是什么事情让你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在战神斯维亚托维特的神庙里如此喧哗吵闹?”




 




走进殿内的王耀又恢复成了往日那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主祭。他厉着深色的眼睛,两手轻握合于身前,微微抬起下颚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,审视着眼前混乱失控的场面。主祭的话语即是神的意志,神的喜怒。因而,王耀一句溢着温怒的质问,便使殿内的众人瞬间平静了下来。可是,从那些紧紧簇拥着挤在一起,面色惊惶的年轻祭司们的眼里,流露出来的却并非失职的羞愧与难堪,而更像是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求助。而直至涅蒂丝笔直的背影,自散开的人群后显露出来,王耀这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


 




“究竟发生什么了?”王耀走到涅蒂丝的身侧,与自己的辅祭并肩而立,面向神庙外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冷言冷语道,“没有战神的准许与首肯,是谁允许你们以这样不洁的姿态,私自踏入神庙?”




“回主祭大人,我们是奉了国王陛下的命令,前来带走将军远征的战利品。”




 




王耀的出面,使来人暂且收敛了自己放肆的态度。但言语上的礼数,从来就不能真正代表一个人的内心。王耀心里也明白,纵使眼前人犯禁在先,自己也不可借着神名对其动用私刑。就好比对方同样顶着国王的名义,却最多也只能对他在言语上狂妄至此。




 




“布拉金斯基将军已将自己的战利品献给了尊贵的战神。”




 




王耀说到这里时,涅蒂丝忽而靠了过来,贴了他近身。两人无声对视一眼,王耀便心领神会地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长阶的底端——在那里,三神庙的女主祭已经丢失了自己遮面的薄纱,此刻正被强壮的国王近卫制着手腕,萎靡地跪坐在地上。




 



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王耀勃然大怒道,“来人!将战神的祭品带回殿内!”




“请慢。主祭大人,你这是有所不知……”




“住口!若我有什么不知道的!那便是神不允许我知道的!你又如何胆大妄为,能违背神的旨意,妄图告诉我神明不愿意使世人知道和得到的事情!”




 




王耀叱喝一声,同时双手一震,两名白衣的祭司便自殿内疾步而出,向着那跌坐在地上的活人祭飞奔而去。可与此同时,却有一个人比他们更快,更急。像一头浅棕色的豹子,在长阶上掠过一条笔直的闪光,风一般向着三神庙的女主祭冲了过去。而待那人靠近了,众人才看清了,那人原来是副将托里斯·罗利纳提斯。




 




“放开她!”




 




年轻的副将单手按在腰侧,龇着牙狠狠说道。托里斯的佩剑,在入殿时已被侍奉的祭司们收去,可即便如此,他右手的肌肉依旧紧绷得仿佛下一秒就能抽出刃来。紧随其后的两名祭司左右对望一眼,见副将与来人僵持不动,便放大了胆子伸出手去,试图搀扶跌坐在地上的娜塔莉娅。可下一秒,侍神者们细白的胳膊,便被近卫粗鲁地攥在了手里。两位祭司不由得因痛惊叫起来。然而尚不等着皮肉的疼痛消散,那无礼之徒的手腕,就已被托里斯反折在了手里。一时间,只听接连数声铮然之音,来者的利剑均已出鞘,折着惨白的银光,映在托里斯泛了杀意的眼睛里。双方的气氛紧张得似是一触即发……




 




“你们谁都不许碰他!”




 




神庙的台阶上,黑发的主祭大呵一声,迎着那犯了禁戒的受命者,一步步向着台阶下走去。且每走一步,都是要逼得那眼前人倒退着滚下长阶去。




 




“主祭大人!这千真万确,是国王陛下的命令——”




“祭司仅侍奉于神!从不侍奉于人!”王耀又下了一步台阶,语气因狂怒而近乎傲慢无礼,“你们冒犯了神所接待的客人,就该做好觉悟,领受到来自神的责罚;你们又玷污了神的祭品,就该清楚自己的余生,已是注定了,不会再有片刻的安宁!”




“主祭大人!请您止步!请您听我说!”




“够了!”王耀步步紧逼,最终在长阶的半腰处站定,冷着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,以一种戏谑般的口吻愤然吼道,“所有希望从神这里得到恩赐的,都必先行向神明进贡自己的诚心。若国王陛下真心不假,就请亲自前来,在战神斯维亚托维特的面前,奉上足以使神明满意的祭品吧!若非如此,神必会降罪于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!”












==========








后记:




哎呦妈呀,我耀美如画(少女捧脸)求娶回家(滚!)




其实我超级萌托里斯的(继续捧脸)








最后的最后!《漫步》和《LMI》离7月10日预售截止,真的不到一个月啦!!!




你们大家真的不想看露总有多帅嘛啊喂!!!




虽然现在看来,亏本已是注定避免不了的事情了(扭头),但还是希望更多的人下单带走啊!o(╥﹏╥)o








【【【不死心地再贴一次连接】】】




《与你漫步》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10.1-c.w4004-16721454667.4.74334cf633oSp9&id=570060761478




《Let me in》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10.1-c.w4004-16721454667.2.74334cf633oSp9&id=570225959852








感谢耐着性子看到这里的你!(比心)如果喜欢的话,求点一个红心蓝手哟!




红心蓝手足够了,伊万就能上线为爱鼓掌了(啊呀你这个话唠别废话了你快退下吧!)


评论
热度(136)

© 向日葵与太阳与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