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与太阳与风

APH/露中;小英雄/胜出。
●爱好苏露中~
●爱好露中生子~
●口味很多~
●不接受设定上个人喜好的撕逼
●总的来说只要是露中都是我的菜!

【露中】血液吸引 · 分离

呜呜呜!我要写的你这么好就不雷到人了暴风哭泣

Chrno:

①魔改,吸血鬼设定,前文点这里,有设定问题找她 @向日葵与太阳与风 


②总而言之,我是无辜的(点头,点头,点头)


③露中男男生子避雷注意,王耀怀孕避雷注意。


④爽文,一个半小时随手写的(可能有错字)。老规矩,爽的是我自己,不一定爽到你。


⑤私设无数,个人爱好睡美人。


已写明避雷,因而误伤概不负责。


⑦本人愚昧,对理科一无所知,有BUG请无视。


五一开宣露中同人本《Let Me In》(简称LMI),同时开宣猫馒头的个人露中绘本。有兴趣的朋友请红心蓝手支持!谢谢!








==========








那是王濠镜的声音!


 


王耀不可置信般仰起脑袋,望向了落锁的房门。深色的眼睛里,满是不可自制的惊慌与惶恐。而一秒,他就从沙发上艰难地撑起身子,开始手足无措抓扯那些已被撕成碎片的衣料,好似这些可怜兮兮的破布,还能像之前一样,遮蔽他因孕而膨胀的小腹。而且,很显然,他似乎还想努力从这张沙发上爬起来。爬起来,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然后走过去,打开那扇由他亲手上了锁的门……伊万·布拉金斯基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关节此刻都因愤怒而咔咔作响。在此之前,他或许还能容忍王耀已经许身他人的事实。这是命运对他不公,对此他唯一能做的,也只有折磨与咒恨自己;但现在是王耀对他不公——他从一开始就欺骗了他的感情!而他却像个傻子似的,将自己的心都掏给了他!他没办法原谅他!


 


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


 


见王耀一个脚尖失力,跌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,伊万的脸色不免浮起一抹嘲讽的讥笑。直到刚才为止,他都还在因为嫉妒,发了疯一般生王耀的气。但现在他却惊讶地发现,一切似乎都转变了!只因此时此刻,门外站着的,是东方大族的家主,而王耀身为他的伴侣,此生的名誉与贞洁,甚至是在血族之中的地位,都已如命运的纺线,绕在了他的指尖上——血族之间,为了争夺伴侣而动武的事情虽不罕见,可宗族之间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。毕竟自决裂之后,千百年来,东西两族的交往,向来以和平为优。所谓的家主大会,目的也不过于此。所以,即便伊万无法在当下将王耀横夺过来,他却可以选择现在就毁了他!他要让王耀丢尽王氏家族的颜面!到时候,当王耀被同族驱逐流放之后——伊万快乐地想,他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那个结果了……


 


“你就这么着急想要见自己的伴侣吗?”


“不是的!伊万……你听我说!”王耀双手扶着沙发,不知所措地看着伊万将身上起了皱的礼服整理体面,迈开大步走向房门,“不要!”


 


王耀绝望地喊了起来,本来因为情事而温红的脸颊瞬间变得如死尸般苍白。可一切为时过晚,他已经明白了伊万想要做什么。他这是要羞辱他!用人类最低劣与不堪的那个手段,去羞辱一个无论是身与心,都已无条件献给了他的血族!王耀的身体古怪地颤抖起来,宛若血液已成了滚烫的岩浆,在他的身体里沸涌激荡。而他原本深棕色的眼睛里,也隐隐散出猩红的血光,瞳孔更是数次不受控制地转化成了猫儿般竖瞳。而当房门终于被打开的时候,王耀低下头颅,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,放弃一般松开了拽在手中的布料,以一种近乎怪诞的口吻,低低笑了起来。一时间,门边本是剑拔弩张的两人,都被王耀的笑声吸引了全部的注意。他们双双向着王耀望了过来,彼此却都是紧皱着眉头。


 


“……你是自愿的吗?”


 


王濠镜一步不动地站在门外,冷眼看着房内王耀红痕满布的身体,向来收掩在衣袖中的双手垂落下来,在身体的两侧紧握成拳。这一细节没能逃过伊万的眼睛,他知道自己如果只是想让王耀在自己的伴侣面前名贞尽失,那他的目的是已经达到了。一时间,伊万感觉到了一阵无法言喻的畅快,仿佛大仇已报,而他也即将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!可没有预兆的,王耀带着哭音的回答却如一根尖刺,突然扎在他的心尖上,刺破了他膨胀过度的虚荣。


 


“是的……一切都是我自愿的。”


“那我明白了。”


 


王濠镜没有再看伊万一眼。他直接转身,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门边。而与此同时,伊万却听见王耀的声音在他脑后再次响了起来。他本以为王耀会恼羞成怒,会叫喊着让他滚出去,远远地滚出这个房间。然后他就会成为这场棋局中唯一的胜利者——没有国王会容忍自己的王后与他人另有苟且,所以伊万自然也无法容忍与别人分享一个爱人。他的嫉妒是不长眼睛的尖刀,况且他也从未想过,当自己挥舞起它时,还会伤到一旁爱着自己的人。


 


“好了……你现在满意了吗?”


 


王耀带着笑的呼唤使伊万得以清醒过来,也使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寒而栗。他现在是终于冷静了下来,且清楚地明白了,自己是如何伤害了自己想要去爱护的人。所以当他做好准备,再次面对王耀的时候,他完全没想过一切竟会变成眼前这般可怖的样子。


 


“王耀!”


 


伊万顾不上关上房门,一个箭步,就冲回到了王耀的身边。血族的婴胎不同人胎,与其说是在被母体精心孕养,不如说是残忍的寄生。而怀孕期间,因为胎儿排斥异族人类的鲜血,所以母体只能通过吸食胎儿父亲的鲜血维生。如果期间血液供应不足,胎儿出于求生的本能,就会无情地掠夺母体自身的血液作为养分;而母体强大的求生欲,也允许血族将胎儿反噬,以求自保。此刻王耀的情况便如如此。而且,是因为王耀腹中胎儿的父亲,乃是现任王家家主的缘故,那幼小的身体尚未成型,身为血族的力量,就强大到足以将身为母体的王耀折磨得不成人形——只见王耀青白的皮肤下,不知从何而来,居然莫名浮起一根根小指粗的血管。而血管又似活的树根,自王耀高隆的小腹,如魔爪般一路扭动生长,逐渐连接成网,最后竟是径直扑向了王耀的心脏!


 


再也来不及多想,伊万四下张望一番,匆忙抓起那块由自己亲手赠给王耀,如今又被自己亲手丢弃的项坠,将它重重按压在了王耀的胸膛上。紫色的宝石发出一阵幽冷的寒光,竟是生生将那吸血的触手遏在了王耀的心脏之外。可即便如此,王耀的情况依旧并不乐观。宝石发出的光亮并不足以笼罩王耀的全身,而那些游走在血肉之下的藤蔓也似乎很是聪明,竟然绕开了王耀的胸前,自侧身生长向上,扼住了王耀的咽喉。而当它们终于蠕动着,蔓延到了王耀的脸颊时,黑发的血族终于不堪忍受痛苦,在伊万的怀中僵直了身体,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
 


“王耀!”


 


伊万震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咬咬牙,一把掐住了王耀的脖颈,想将那些魔鬼般的东西控制在自己的手里。而他淡色的眼睛,此刻则转而盯住了怀中人的孕腹——这该死的东西!伊万红着眼睛,发出一声咒骂,然后狠狠闭上眼睛,一个起身,将王耀打横抱起,跑出了房间。


 


“给他血!”伊万带着王耀冲到王濠镜的面前,厉着眼睛说,“这惩罚对他不公平!从来没有一任血族的家主,会用这样的方式去惩罚伴侣的不忠!况且、”他没能把话说完,王耀就再次在他怀中挣扎尖叫起来。本是人类的指甲已经显出了野兽的尖锐,瞪大的黑眼睛也不再留有理智的光——他已经不认识他的!伊万“噗通”一声跪了下来。他已经忘记了,自己同为布拉金斯基家的当家之主,理应与东方的氏族有平起平坐的权利。他现在之所以这样做,只是单纯希望能使怀中人稍稍好受一些,“给他你的血!东方血族的家主!如我刚才所说,历史上,也不曾有过任何一位被胎儿反噬的家主的伴侣!给他你的血!你的血肉寄生在他的身体里!你就有义务保护他!”


“可已经晚了。”王濠镜淡淡地说,“他本来一直小心佩戴着布拉金斯基家的珍宝。所有人都知道那坠子是什么东西,布拉金斯基的家主。你的母亲在自己还是人类的时候怀上了你,为了避免被你反噬,你的父亲将这枚吊坠赠送给你的母亲,并请她贴身佩戴。所以原本,无论如何,即便不食胎儿父亲的鲜血,王耀也可以平安将体内的胎儿娩出。可你却摘了它,还让他吸食了你的血……这孩子是被你唤醒的。他本来很是安静乖巧。”王濠镜叹了口气,踱步走到一堵墙边,“别这样看着我。我没有看到你对他做了什么,只是猜想如此。因为王耀不可能自己去摘了那东西,毕竟那是你送给他的……好了,跟我来吧。”


 


王濠镜说完,伸手推了推墙壁。这墙壁原是一道暗门,暗门后是一道绵延向下、望不见尽头的台阶。血族在黑暗之中无需灯火,所以两人直接就着台阶一路下行。途中时不时有巴掌大的蝙蝠从三人身边振翅而过。没过多久,伊万竟然感觉,从地底深处传来一阵阵凉爽的微风,耳边也有了清晰的水声叮咚。而直至行至地底,伊万这才明白,原来王家的家宅,是建立在一道古老的地底暗河之上……


 


“就是这里了。这里是历代王家家主的休眠之地。”王濠镜向前一步,率先踩进了漆黑的河水之中,指着眼前这副开凿在水晶中的棺材说,“将他抱进来吧。”


 


伊万依言点了点头,大步淌进水中。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从方才一进入溶洞开始,他便感觉王耀的痛苦有所缓解了。而当他倾身将王耀的身体抱入水晶棺中之后,那些原本自腹部生出,已然游走遍布王耀全身的血脉,也奇异地停止了可怕的扭动——尽管王耀微启的双唇,依旧时不时虚弱地呻吟着,但一切总比之前要好多了。


 


“……他到底是谁?”


 


伊万直起身子,凝视着王耀濒临极限的身体,抑制着怒气低声问道。王濠镜垂着眼睛,选择避而不答。藏在衣袖中的双手却再次松开,露出一块卵石般大小的琥珀。


 


“给我你的血。”这明明是之前伊万对他的质问,可王濠镜此时却要求伊万替他做到。他示意伊万抬高手腕,指尖稍稍一划,暗色的血液就如泉水般渗了出来,滴落到了王濠镜手中的琥珀上。稍时,那本是通体金黄的琥珀,居然奇异地被鲜血浸透,自内而外透露出暖色的红光。


“为什么是我的血?”伊万的手指轻抚过伤口,那本深可见骨的创伤顷刻间愈合如初。


“因为王耀已是你的伴侣。”王濠镜将血珀递给伊万,“喂他吃下去。”


“……我听说,” 伊万接过血珀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,“我听说,你们王家上一任的家主,直至卸任,也并无伴侣,亦无子嗣。这是真的吗?”


“先喂他把血珀吃下去吧。这个孩子……”


 


王濠镜叹出一口长气。他望着王耀裸露的小腹,目光在片刻的闪烁之后,变得凝重了起来。王镜濠的担心并不多余。事实上,从知道这件事之后,他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,而这也正是为什么,王耀始终不愿意告诉伊万自己身份的原因:王耀腹中的孩子,初具人性,对母体就施加了如此可怕的反噬,可见东西两任家主的私生子,在不久的将来所具有的力量,会是何等黑暗而可怕。毕竟自东西决裂以来,两族从未有过任何通婚的记录,更不要说,是吸收两任家主之血,不惜反噬母体,也要破世而出的孩子。这样的孩子,无论是被王家留养,还是被自古渴望力量与权利的布拉金斯基家夺去,恐怕都只会沦为一方控制另一方的政治道具……总而言之,这个孩子不会幸福,他的到来也不会迎来一个美满的结果。而这一切,作为母体的王耀,自意识到自己怀孕开始,就早该想明白了……不!应该说,在他与伊万做出这种事情之前,他就应该明白了!那既然如此,却为什么还要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事情……王濠镜慢慢将双手收回衣袖中,手掌相叠,冰冷的眼睛带着不解与困惑,落在了伊万的侧影上。而此刻的伊万正低着身子,一手抚着王耀血脉凸显的脖颈,一手托着染有他自己鲜血的血珀,将掌根靠近王耀微微开合的双唇。温润的血珀在伊万的注视下无声地溶解,成了松脂一般稠厚的血的浓浆,如醇美的红酒,慢慢流入了王耀的口中。鬼爪般的血脉因得到了满足而渐渐退去,王耀紧闭的双眼轻轻颤抖了一下,再睁开眼时,他看到布拉金斯基家年轻的家主正在温柔地亲吻他的双颊。


 


“睡吧,我的伴侣。”伊万将手贴在同样由水晶制成的棺盖上,轻轻柔柔地说,“我已经明白你是谁了……”


 


王耀虚弱地张了张嘴。他显然还想要说些什么,可腹部的热痛已经消耗了他仅有的气力。他只得再次阖上眼睛,将不甘的眼泪藏在自己的发鬓。不过敏感的伊万还是发现了。在棺盖合拢的最后一瞬,金发的家主突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,将握着项坠的手伸了进来,紧紧贴在了王耀的脸颊上。


 


“一百年。”伊万一字一顿地说,“再给我一百年。到那个时候,我会变得足够强大,然后我就会来,将你从睡梦中唤醒。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个孩子会不会是一个残忍的魔王,因为他的父亲会比他强大得多。至于现在……睡吧,睡吧。一百年对我们而言,并不很长,对不对?”


 


伊万说完,冲着王耀微微一笑,终于狠下心来合上棺盖。王濠镜随后走上前来,将一滴鲜血滴落在水晶棺上。血液触碰棺体,瞬间变成无数道细密的血的丝线,在水晶上来回飞梭,直至形成一道纹饰精美的图腾,网一般缠住了棺中已然入睡了的黑发人。


 


“封棺。”


 


王濠镜喃喃说道,声音却低沉宛若叹息。封棺这一步,须由将来开棺之人亲手来做,方式因而也各有不同。最常见的,就是文咒。所以事实上,这同样也是一道保护沉睡之人的密文符咒。因为只有封棺之人知道自己曾经以何封棺,而若不知道封棺的媒介或者手段,除非力量强大的家主,任何人是无法开棺的。


 


“一百年之后,我一定会来接他。”


“如果到时候你已经死了呢?这时代,人类可是越发不相信妖魔鬼神的。”王濠镜转身跨出暗河,慢慢向台阶走去。


“那就让他永远睡在这里……”


“呵,你这是要让王家的一代之主,怀着孩子,为你陪葬?”


“他会愿意的。”伊万肯定地说,“他爱我。”


“……或许吧。”


 


王濠镜立在台阶一旁,沉默地看着伊万弯下身去,将最后的一吻留在棺盖上。细密的血线最后发出一阵闪烁的红光,随后尽数断裂开来,在逐渐的黯淡之后,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
 


百年之后啊……


 


那时候的事情,谁又能知道呢?


 


王濠镜提了提嘴角,转身沿着黑夜的长阶,独自向光明的世界走去。




 




==========





后记:


 


挖挖说此文有被《死后》虐到的阴影,呵呵呵呵~我不会理她的!也不会负责的!


话说挖挖你写文好歹TBC和END的意义分分清楚好伐!哪里有你这样直接END的你特么逗我呢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(悄悄话:或者你可以像我这样从来不写TBCEND哈哈哈,不写就不用负责了嘛!拉拉!)


 


好了,基本设定我全帮你固定下来了,还有兴趣的话你可以继续写下去哇哈哈哈!


 


最后,因个人本LMI下周开宣在即,所以可以的话,希望小伙伴们多红心蓝手支持一下热度!




(顺便,我真的发现露中的孩子们特别羞涩呢,不爱给蓝手呜呜呜,大背景下,这样的腼腆对我圈发展不利呀!感觉现在的露中文热度都很少有过百的,大家团结一下,多多支持新人,也……也多多支持我一下吧呜呜呜!!!本子出完我就安静!现在让我求一下热度吧!谢谢大家!)


 


那么,下次爽文更新再见啦!┏(^0^)┛

评论(4)
热度(242)

© 向日葵与太阳与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