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与太阳与风

APH/露中;小英雄/胜出。
●爱好苏露中~
●爱好露中生子~
●口味很多~
●不接受设定上个人喜好的撕逼
●总的来说只要是露中都是我的菜!

情人节

我的妈我的妈!!!这真的是要甜吐了啊啊啊!复婚的干柴烈火,我要敲露露脑袋,没看耀耀都坐上去了吗,还想给鸡儿放假!?CH诚不欺我了,我也要加油回馈你!!😭😭😭👏🏻👏🏻👏🏻👏🏻

Chrno:

前篇《平安夜》走这里


鸡血图 @猫馒头 走这里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那一夜之后,王耀与伊万·布拉金斯基就又重新搬回到了这栋古朴的居民小楼。一切自然而然得像世上所有的恋人理所应当的期盼。这种被幸运女神眷顾了的幸福,使伊万不得不相信,这世上冥冥之中,一定有什么力量,总在催生着奇迹的发生。而这奇迹之所以能足够巧合,不偏不倚再次落在了他的头上,这其中的原因,至少整整一半的原因,是因为王耀还爱他。


 


他还爱他。


 


每次想到这个,伊万就觉得这一辈子,他什么也不想去计较了。当然,这是虚话,就他这暴烈的脾气,冲动起来的话,依旧一定还是老样子。但说什么他也不会再走了。这一次,伊万是下定了决心,即便有朝一日他和王耀吵到把屋顶掀了,他也不会再做什么摔门而出的蠢事了。因为两个相爱的人,只要面对面看着,就总有冷静下来的时候;而只要冷静下来,他们就会明白彼此依旧在爱;而爱的感觉,大概就是像伊万现在这样,拿着平板电脑坐在沙发上,看王耀穿着他的衬衣,趿着兔耳朵的棉拖鞋,慢慢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感觉。和从前一样,王耀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厨房煮一壶热水。这种大多数时候属于上一辈的、古板而程式化的习惯,如今却莫须有地让伊万感到一阵安心——他知道王耀没有变。而且关于这点,昨天夜里,他已经直接询问过了他的身体。


 


“早。”


 


坦诚的欢愉之后,当相爱的两个人再次隔着象征文明的衣料,就总该有人率先说点什么,用以打破彼此间羞怯的沉默。而在他们的爱情之中,这个主动开口的人又永远不会是王耀。不过这没有关系,只要能得到足够热情的回应,伊万总是不会厌倦于主动出击。


 


“嗯,早。”


 


他看见王耀的黑眼睛从乳白色的雾气后向他望了过来,静静地,带着一种不安定的玩味,又像是被热气醺红了似的,正浅浅冲着他微笑。而那片他昨晚尝了无数次的涂了蜜糖的唇,却遮遮掩掩地藏在了瓷杯之后,故意吊人胃口一样不给他看见。这是王耀从不当众示人的另一面,像一种病态的人格,只在与伊万做爱后的第二天,才会如现在这般晦涩地显露于眉眼之间。因此,既然只有伊万看见,也便就只有伊万一个人懂。


 


“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
“不去哪儿,就是去买些吃的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你要吃什么吗?”


“这个,我想想——”


 


王耀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,语调高高扬起,复而低低沉落,像是一种有所根据的怀疑,让伊万感到一阵头皮发麻。而随后,王耀笑着向他走过来的每一步,又都像是踩在了他的脊背上——一种细密如针的刺痛在皮肤上病毒般蔓延开来,像是劈啪作响的火花。但只有伊万自己知道,那是王耀昨晚高潮时,留在他背部的抓痕在隐隐作痛。


 


“你可以再等我一会儿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 


伊万艰难地滑动了一下喉结,近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王耀分开双腿,在他的腿上乖巧地坐了下来。宽松的衬衣下,一大片裸露的象牙色肌肤正紧紧贴着他的腰胯。而尚不等伊万作出什么反应,下一秒,王耀修长的双腿就已经支在了他的身体两旁,枷锁般圈住了他。


 


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
 


王耀歪着脑袋看向他,故意露出脖颈上淡红色的吻痕,眼睛却无辜得宛若灵动的雀,仿佛伊万接下来说什么,都是要委屈了他——他的确委屈了他。口口声声说爱他,却整整一年没有碰过他,更没有来主动找过他……王耀轻轻咬了咬唇角,手指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伊万裸露在外的胸膛,略有埋怨般在那一丛细小卷曲的绒毛间划来划去,像是要剖开这层皮,看看眼前人的心里,到底还有没有自己。


 


“还是我一个人去吧,外面雪太大了。”


“不,你就坐在这里等我,我马上就好。”


 


听了伊万的话,王耀的笑容蓦然冷了下来,眼神也认真了起来,像是一种淡淡的怨恨。真是沉不住气的男人,他都已经将自己最好的给了他,可眼前这个傻子却连他的话中话都听不出来。这都多少年了,真是个熊瞎子。王耀一扭头,赌气一般,当即就要从伊万的身上下来,却好在对方终于在关键时刻开了一次窍,紧紧搂着他的腰身,将他抱了回去。


 


“我只是去买点吃的,不会走远的。”


“我又没说你要走……”王耀揪着伊万的领子,沉着眼睛不去看他。


“我只是说说……”


“那你继续说啊。”心中的担忧宛若纸窗,突然就被戳了个洞出来,秘密都被人看光了,可他就是死不认账。


“呃……那我对空气说,你只是不小心听见了,好不好?”


“不好。”


 


不好就是好。反正王耀昨晚也承认了,说他总是会说反话。所以不好就是好,好也是好。伊万现在是学乖了,也学聪明了,所以再也不会上当了。


 


“还是全麦的?”


“知道还问我。”


 


王耀的脸微红了,红得像他粉色的指尖,在伊万半敞着的衬衫上,由下自上,慢吞吞地挪动着。就连王耀自己也不知道,他为什么非要折腾起眼前这些指甲盖大小的塑料扣子,但反正一粒粒替伊万扣上了,也就权当也替自己锁上了真心话。所以说,但凡嘴上说不出的喜欢,就总会在行动上有所表达。特别是王耀这种乍一看冷冷冰冰的人,内心哪怕藏得起天大的苦恨,却偏偏藏不了一个上了心的意中人。


 


“我们……新年后一起搬回来?”


 


伊万把手贴在王耀骨感的脚踝上,轻轻柔柔地摩挲着,内心却如揣了只疯狂的兔子,砰砰鼓动着,紧张得宛若像是在第二次求婚。


 


“搬回来之后呢?”


“之后……”伊万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明所以。


“对,之后。”王耀的手已经抬高至了他的衣领,狠狠地攥紧了,像是王耀自己也在害怕和忐忑,“第二次再爱你,我就不会像以前一样相信你。就算你现在说,你和从前一样爱我,但是我已经做不到了,你明白吗?”他一口气说完这些,紧张得整个人喘起气来,忽而又像是要证明什么一般,俯身上前,将自己的唇覆在了伊万的唇角,“你明白了吗?”他哀哀地看着他,眼底有含而不露的苦。


“我明白。”伊万点点头,叹了口气,张开一双臂膀,轻轻将王耀拥进了怀里。


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
“我明白,我明白你曾经真的倾尽一切地在爱我……”他吻着怀中人额角的软发,懊恼地说,“我太天真了,我不该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,还总口口声声说,要你待我如从前。所以——”


“说下去。我要听你说下去。”王耀的声音轻轻颤抖起来,像是淋了雨。


“所以……小耀,搬回来吧。搬回来我们一起住,这一次,不再和从前一样。这一次,我们……我们重新开始,好不好?”


 


好不好?


 


小耀——


 


答应我,好不好……


 


“……好。”


 


他听见耳边有肯定的叹息,却温柔得像他们初见时,给予彼此的第一束目光。


 


那一天,是个雨雪交加的冬天。记忆里,也是伊万率先主动走了上去,用一把平时压根不怎么撑的单人伞,为月台上冻得瑟瑟的王耀挡住了一小片风雪。


 


“这雨,应该会下一整夜的。”伊万抬起头,小熊般将脑袋探出雨棚之外,望着路灯后面漆黑一片天空,开心地说,“要不,你跟我一起走吧?我也住大学宿舍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真的,嗯……你瞧!”伊万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和宿舍卡,向着满眼警惕的黑发男人挥了挥,“走吧,我们一起。”


“这太麻烦你了,我可以再等等的……”
“别等了,你只要说好,或者不好。”伊万将学生证塞回口袋里,笑嘻嘻地说。


“……”


“你这样站着,我陪着也冷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好冷啊……”伊万躬起身子,跺起了脚。


“……”


“这样站下去,明天我可能要感冒的。”

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 


 


——好吧。


 


 【END】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CH后记:


 


最近是和馒头互翻旧梗的时期,看着她鸡血地一个个画着,就感觉去年她说什么缺露中鸡血都特么是笑话(尬笑,梗太多啊……)


 


所以,嗯,感觉来了,就把她的一个图拿出来写了。


感觉是很好的,感觉是很好的,好到我甜到吐……


我本来以为《Let Me In》的露总×耀之后,我笔下不会再有甜吐我的露中组合……扶额


 


(海蓝露中说,看来我们还不够甜啊,没有让大家吐)


(啊够了,你们这一对甜哭大家的不许说话)


 


艾玛不行了我要去吐一吐,你们随意……


艾玛甜得我好想吐……



评论(1)
热度(224)

© 向日葵与太阳与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